双年展先睹四大装置艺术品
2006/9/5 7:53:00
以“超设计”为主题的第六届上海双年展今晚将在上海美术馆隆重揭幕。本报记者昨天先睹双年展现场,让人眼花缭乱、部分叹为观止的各国最新艺术设计型作品,令这个亚洲重量级艺展在数量和质量上均达到近年来一个显眼的高度。中外艺术家们力求用自己的奇思妙想让大众明白:设计早已不仅是一种技术手段,它无疑贯穿着美学意志,包含着艺术价值和社会理想。 
《人造子宫》:材料五花八门 
在本届双年展上,使用材料最多,布展时引起更多惊讶和关注的无疑是吉尔达·斯坦纳与连兹·林格的杰作《人造子宫》。两位艺术家的助手早在8月20日就赶到上海,是最早开始进行布展的国外团队。一男一女两名助手要搞定展品中让人联想丰富的材料———尿素,并且,清单上的其他材料也是多姿多彩:喷泉、人造植物、各类真实植物等。 
为了避免观众对尿素产生误解,吉尔
达委托双年展作出了专门说明:合格的尿素肥料根本不会有任何气味。有着丰富馆内装置展出经验的艺术家从城隍庙买来很多逼真漂亮的假花,拆成一瓣一瓣,分别绑在一根铅丝的两头。此外,“人造子宫”的主要材料还有被剪碎的塑料恐龙模型、彩色塑料珠子、羽毛等。老外甚至从小食品店买了橄榄、甘草芒果和猪肉脯,从药材店买了成色较次的人参和很多其他中药。他们解释说:这些东西都可以拿来完成作品,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只是因为它们的形状比较有意思,可以增加作品的趣味xing。 
昨天,《人造子宫》在一楼展厅初露端倪:树枝被安装在人造喷泉上,志愿者制作的穿上花瓣的铅丝被挂在树枝上……作品将尿素结晶生长、不断繁殖的奇特效应“模拟展示”,与“子宫”相类比,以此反思人类与自然、造物主的关系。 
超级“跑步机”:极酷狂奔 
荷兰装置艺术家马聂科斯·尼杰斯创意的互动装置作品“跑步机”相信会让所有热衷健身的观众叹为观止,这个“跑步机”上的传送带宽2米,长5米,是通常跑步机的4倍。传送带前,8×4米的银幕覆盖了展厅的整个墙面。银幕上的图像,是观众视野所及的深夜都市街景,但空无一人。观众在“跑步机”上的奔跑速度和方向,将决定银幕上的情节与图景。简单地说,这是一个调动观众全身来参与的超逼真实景电玩游戏,有点类似电影《疾走罗拉》的主角感受。 
置身这个超级“跑步机”上,你犹如行进在模拟城市的宽敞街道上,光怪陆离的城市影像会让你紧张不安,这时,玩命奔跑是你保全自己的最好方式。亲身在“跑步机”体验过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都表示,超级“跑步机”非常好玩、非常酷。 
细心的马聂科斯还准备了一些垫子,以应付观众奔跑过快而摔倒。这位壮硕的艺术家认为,摔倒肯定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 
手摇铃:寻找丢失的音符 
从美术馆北门拾阶而上,观众会听到清脆的乐音。发出声响的是三楼电梯门前挂着的一串七彩手摇铃。据介绍,手摇铃的每种颜色代表一个音阶,工作时,它们通过电脑控制的机械锤,挨个敲铃。但是在双年展上七彩手摇铃弹奏的一些中国观众熟悉的曲子,都会少一个音符。原因很简单,因为挂在观众头上的手摇铃,在中间部位缺了一只。 
艺术家保罗·拉米雷·乔纳斯希望这件《失掉的一拍》作品,能由观众来完成最后一道工序。他希望听到曲子的观众可以参与进来,补上这个音符。方法很简单,一只手摇铃正放在它所缺席的位置正下方的台子上,观众可以走上前来,配合旋律,让弹奏着的曲子变得完美。 
来中国前,保罗就完成了自己的这件得意之作,它体现了艺术家善良的浪漫主义思想———用一种非常人性化的技术来鼓励人们对时间、记忆和失去的本质进行思考。上海双年展的国际化氛围让保罗欣喜不已,他表示,在双年展“摇铃”的这些天,想多买一些类似这样鲜艳清脆的手摇铃,放在现场,让观众把玩,“带回家也不会介意。” 
“哈克龙”:拖拉机式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0 设计艺术家网-时尚频道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