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索尼:自由的旅程与梦想的空间

[日期:2007-10-26] 来源:设计艺术家时尚  作者:全球品牌网 [字体: ]
日本企业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辉煌和在九十年代的衰落,其深层原因恐怕已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深究了,当年那本风靡一时的《菊花与刀》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大家似乎已倾向于这样简单而无需多少智商的结论:日本企业的崛起有赖于创新,而其衰落当然是因为后来中断了创新。但如果继续追问:创新缘何而来?你就会发现,其实这个结论等于什么也没有说。

任何一个在这个星球上繁衍了千百年而尚未泯灭的民族都值得深究,与我们一衣带水的日本就更有究头了。古汉语的许多精髓在现代汉语里几乎已找不到了,却居然被现代日语非常完整地保留了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十多年后的今天,我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大约也是十多年前,我这么概括日本给予我的感受:“日本总是浸泡在绝望之海里,总是湮没在人性的黑幕之中,缺乏上扬的力量。”现在看来,虽然文学的色彩浓了一点,但与大和民族的某些特质基本相去不远。

他们对事物看得深,吃得透,但也容易沾沾自喜,喜欢跟自己较劲,也喜欢跟别人较劲。他们能够看透人性,也敢于玩命。他们对内团结一致,对外却少有“和”意,容易招致抗拒与怨恨。他们似乎不太懂得“和为贵”的道理以及“和”的力量。日本国民或企业似乎承载了太多太高的理想,而其有欠博大的胸怀却又总是不堪重负。

在国民性和文明的背景之下来观察日本的政治经济体制,观察日本企业那段辉煌的历史及其随后的式微,更透彻的答案可能就在眼前:无论其起或落,均与大和的国民性及大和文明的特质密切相关。

矛盾的日本总是让人对其怀有矛盾的情绪:既敬佩又疏离。我自己都颇感奇怪的是,为什么在商业领袖中,我最钦佩的既不是美国的比尔·盖茨或杰克·韦尔奇,也不是与我同祖同宗的李嘉诚,而是那个破产了的前八佰伴集团董事长和田一夫。我把他视为真正的商业英雄和商界的理想主义者,不管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能否东山再起,他在我心中的地位不会改变。

摇荡在人性两极之间的日本更像是一个永远处在青春期的孩子,迷惘,躁动,富于幻想,常常能出人意料地创造奇迹。

如今,一个怀着数码梦想的孩子已向我们走来——

恰同学少年

有些事真是不好索解,像“孩子”这样一个普通的名词,在中文的语境里无论你怎么用,也难有多大的延伸,但在日本人的语境里,竟有如此丰富的意味,单纯、气魄、胆识、远见、决断、战略……尽在其中。

一个市值800亿美元,年销售额574亿美元的跨国巨人,要以一个孩子最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来推动创新,脱胎换骨,重新做人。这种稚气而本真的表达方式,似为大和民族所独有。安藤总裁多虑了,“怀着数码梦想的孩子”比“数码时代的梦幻之子”可精彩得多了,中国人岂有不能接受和欣赏之理?

更妙的是,“索尼(SONY)”一词正是由英文“sonny”和拉丁文“nunny”演变而来,意即“聪明可爱、朝气蓬勃的少年”。看来,在索尼浸泡了四十二年之久的现任董事长出井伸之看来已得索尼精神之真传,也难怪其他公司高层常常被他的突发奇想弄得目瞪口呆,但事后又都证明,他的那些超前提案大都是深思熟虑和精心设计的结果。
事实上,不论政治领袖、军事领袖还是商业领袖,大都具有一颗童心和一种纯真的谋略,这一点在出井君身上亦表现突出。
孩子似的索尼与孩子似的日本竟是如此一脉相承。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hda-4 | 阅读:
相关新闻